第220章 通敌卖国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“就这?”季宁不可思议,伸手就去扒他的衣服。

翟灵鹤抻直了双手,方便季宁脱衣:“阿宁,这种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的日子过惯了。倘若哪天你不在,我该是多么凄惨啊!”

“那倒也未必,供你差使的人不少。”季宁把脱下来的衣服翻来翻去找了个遍,疑惑道:“你玉佩呢?怎的不在身上?”

“绳断了,一会我找根新穿上。”翟灵鹤一翻身,从席上爬起来。踉踉跄跄走到软榻上躺着,招招手送人:“太晚了,明早再送吧。”

一闭眼,一睁眼,到了半夜。翟灵鹤掀开凉被,借着月光踩地。点燃了蜡烛,一路引燃到书案。

房门怦然打开,夜幕之下季宁披着一身外袍。翟灵鹤抖了抖眼皮,“阿宁你大半夜不睡,跑来吓我作甚?”

“你半夜不睡,点灯作甚?”季宁关上门,走了过来。

“没看见,大人我有事要忙?”

“我就来给你送个东西,就走。”季宁放了一个小匣子在桌上,没有多说回去了。

翟灵鹤翻着一摞从刑部搬回来的书籍,一个一个对着默背的名字。徐褶提供的名单对他大有用处,或许在这件事之前他还不确定自己做的事是否合理。

令牌出现那一刻,他才了悟朝中尔虞我诈实为常态。没有一股清流,顶得住这洪波涌起的大潮。江河入汇,混为海浪。谁又能独善其身,倒不如一开始做成这同流合污的一员,起码自己还能选择。他本应该看清的,非要执迷不悟。

朱砂笔勾勒一圈圈,皆为亡下之魂。翟灵鹤松开镇纸,笔墨已干。唯有手袖处浸染一片殷红,倒像极了一个沾满鲜血的刽子手。

翟灵鹤眸子深邃、黑的透亮,如陷入魔障不可自拔。木匣被推至桌沿,浮沉上下晃动,直至锦鱼坠落……

【呈递堂上,立为公审】御前太监嘹亮一声,穿透了整个奉天大殿。翟灵鹤那双眼逐渐清醒,双手递交出奏疏。

众目睽睽,无不是担惊受怕,无不是底气十足,奈我何?翟灵鹤处在正中间,站在任何人的视线里。覃鱼冷眼静看,眨眼间只窥得翟灵鹤动了动脚步。怕是站得久了,有些不舒服。想到这里,覃鱼不禁动了动嘴角。

翟灵鹤察觉到覃鱼的目光,依然目不斜视看着前方。挺直了背脊,一副昂首以盼的模样。好似要告诉所有人,输赢已然对他不重要了。

良久,皇帝才发话:“翟爱卿,这就是你查明的真相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同居后,财阀姐姐彻底黑化了 系统赋予能力,开启潇洒人生 穿越苟了十四年,绿茶美人崛起了 七零大乱炖,我要杀出重围 嫂嫂,我们才是唯一的亲人 甜妻乖软,禁欲总裁掐腰宠 综武:我是无情她表哥 这有一间小酒馆 重生1978,万元户从打猎开始 从副科长到娱乐圈大佬 娇妻难逃:沈公子别作了 绝色尤物被快穿大佬们宠疯了 替嫁后,被陆少宠翻了 正是云收雨过时 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我已走过一生 你先选了天降,我变心你又哭什么 宿主太凶:干掉天道成功上位 逍遥仙尊的再次修练 致我未曾谋面的青春 我的学生生活